拔尖研究

極權統治新工具:中國版網路只留下「好的結果」

期刊編號:Spring 2014作者:李治安

相信大部分的人對於前幾年的這則新聞還有些印象:2010年,Google與中國政府談判結果失敗,最終退出中國市場,轉用香港域名來替內地使用者提供服務。

政大科管暨智財所李治安副教授、台大國發所劉靜怡教授與美國馬里蘭大學新聞學院李惟平博士生2013年在Cardozo Arts &Environment Law Journal(該期刊為娛樂法與智財法領域中全球排名第一與第六的頂尖期刊)上共同發表的研究論文,對中國谷歌事件做深入探討。和過去大部分研究都在探討”Google為何成功”不同,本研究主要討論Google為何進入中國失敗?並分析其對中國及全球網路產業的深遠影響。

 

Google退出中國事件
早期Google將伺服器架設在美國加州總部,而非設在中國內地,當時Google在中國市佔率非常高。幾年後,Google意識到其競爭地位逐漸消失,除了本土競爭者如百度崛起之外,中國網路防火牆使Google搜尋速度變得相當緩慢(因伺服器未架設在中國)。為此,2006年時,Google決定在中國當地架設伺服器,並針對其政權特殊性,推出一套會自我審查內容的搜尋引擎Google.cn(中國谷歌)。

Google因為這個決定遭到許多批評,許多人認為像Google這樣大的網路公司最終竟還是向中國政權妥協了。然而2010年時,Google因受到中國網路駭客攻擊,展開與中國政府談判,談判結果失敗,Google最終退出中國,轉用香港域名及伺服器來替內地使用者提供服務。

 

中國政府的要求以及本身企業理念都無法容許Google繼續待在中國,最終Google選擇離開。
當Google這樣一家指標性的企業,碰上中國這樣一個擁有巨大潛力的市場,為何兩者之間會有衝突?為何最終Google還是選擇離開?

Google利用網際網路的透明開放性來發展經營模式,使交易成本變得很低。一般都認為網路是絕對的自由與開放,但研究發現,這幾年間網際網路特性在不同國家有不同質變。中國網路相對於西方國家網路封閉、不透明,且有嚴密的管控方法,使Google無法在當地發展其經營模式。

另外,中國政府要求Google刪除敏感字眼、提供過濾結果,和Google強調正直(Integrity)的經營哲學有很大出入。相較於其他網站將敏感議題完全刪除,Google在網頁上呈現搜尋結果,但使用者無法點擊觀看。Google認為此做法至少對使用者負責、且不違反中國法令,不過中國政府卻不諒解,交涉談判後未達成共識。

最後,Google在2009年開始就一直向中國政府反映網站受中國駭客入侵。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也曾向中國喊話,認為中國政府不該放任駭客恣意妄為,但仍無法阻止中國駭客攻擊的行為。這些原因使Google在衡量之後,選擇退出中國。

 

研究指出,中國政府政策將逐漸影響全世界網路產業的發展。
中國政府對於網路言論自由的管控方法非常全面而且有效率,以前中國政府利用法令來控制人民言論,但現在從發行合法執照來限制網路公司只能提供篩選過的資訊,進一步控制人民言論。網路公司只能選擇買單或放棄,像微軟、雅虎買單,而Google選擇退出中國。

本研究指出,今日的網際網路不再像20年前一樣具備"全球性"。以前我們說世界是平的,只要有網路,不論在哪個國家,都可以得到相同資訊。但從中國谷歌的例子中可以觀察到,現今網際網路存在明顯的"地區性",中國網民因受到當地政府控制,能得到的資訊非常有限。

本研究進一步提到,過去網路產業都是先在美國成功後,直接將整個模式搬到其他國家繼續經營,西方國家影響力大。但現在由於中國具有全球最大的網路市場,因此中國嚴格管控網路產業的結果,可能造成國際網路公司傾向先根據中國政府要求設計網路架構,再將整個模式搬到其他國家;而部分國家(如印度)也開始模仿中國管控言論自由,以參考中國政府政策為名,作為國家管控言論自由正當化的基礎,故中國的網路管制模式可能發生明顯的外溢效果(spillover),進而影響全球網路架構及規範。

 

研究指出,中國管控網路對其他國家造成的負面影響,將產生"可課責性"問題
然而,中國對於網路的管控方法也衍伸出一些危機。本研究提到,由於中國政府並非直接立法控制人民言論,而是透過管控網路公司,甚至影響其他國家對網路產業的管控,而當這樣的作法對人們造成負面影響或其他社會成本時,將產生"可課責性(accountability)"問題。申言之,如果這種資訊控管模式帶來難以回復的成本或對資訊流通、言論自由與自由民主價值造成傷害,則網路使用者其實無法讓任何組織或政策決定者擔負責任。

 

中國言論管制相當嚴格,相關產業想要進入中國將面臨很高的政治風險。
由本研究可發現,中國對於言論管制相當嚴格,相關產業要進入中國,將面臨很高的政治風險,比如:外資網路公司要在中國合法營業,必須申請網路內容服務執照(ICP)。然而就算申請到執照,中國政府可因言論或資訊控制之原因隨時吊銷執照或不予更新,終止網路公司的經營。

因此李治安副教授建議所有想進中國市場的外資企業,尤其是與資訊流通服務相關的企業,要進入中國市場時,應仔細衡量這樣的政治風險是否值得進入投資,更進一步也要考慮到自身企業精神價值是否能夠接受中國的市場環境。

李治安副教授目前也另外針對中國政府網路實名制、中國駭客與國際網路安全等議題進行一系列的的研究分析,未來也將陸續發表相關的論文。

 

研究方法
本研究採個案研究方法(case study),此方法為社會科學常使用的研究方法,亦即根據某一個案做深入地瞭解,並分析該個案對企業或是政府單位重要的意涵。

本研究選擇"Google退出中國事件"進行分析。Google是指標性的網路公司,而中國則是一個重要的市場,深入研究這個意義重大的個案,對於網路產業、網路事業經營模式及網路規範的了解,都有相當大幫助。更多論文內容請參考:Jyh-An Lee, Ching-Yi Liu and Weiping Li(2013.03),” Searching for Internet Freedom in China: A Case Study on Google’s China Experience,” Cardozo Arts & Entertainment Law Journal, Vol. 31, No. 2, p.405。

 

圖片來源
改自於:www.flickr.com/photos/brionv/136777729

採訪編輯:黃郁珊

如欲暢所欲言,請先申請加入會員。(僅開放有政大信箱的政大校友申請會員資格) 會員註冊